腾讯新闻做了一个以前只有 BBC、Discovery 会拍的纪
ʱ䣺 2019-08-14

  一档只有四集的纪录片,从 6 月 13 日开始,以每周一集的更新速度,在腾讯新闻上线。第四集已经更新。

  这档叫做《明天之前》的纪录片是腾讯新闻团队在《十三邀》等节目之后,推出的又一个大项目,它少有地以世界视野,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出发点,去探讨整个人类族群在科技、社会、人文上会遇到的问题。

  一共四期,性爱机器人、永生,国土边境关系、告别权利,几乎每期的话题都非常有代表性,所具有的国际视野,可能在此之前也只有 BBC、Discovery 这样的平台才能看到。腾讯新闻为何要做这样一个节目,创作这样一个纪录片都经历了哪些困难,它的背后又有哪些故事,我们专访了纪录片的导演兼制片人朱凌卿,试图寻找答案。

  纪录片《明天之前》在腾讯上线后,这档节目的出镜主创曾宝仪在豆瓣发了一篇文章,她说录制这部影片给她带给了很大的困难,但成长也很大,并且配了一张自己在美墨边境,跟民兵一起爬山的照片。

  为什么人投注感情在宠物植物甚至收藏品这个社会觉得没有问题,但伴侣娃娃就不行?

  食色性也。如果性是人类最基本的部分之一,性爱功能是不是应该成为机器人不可触碰的底线?……

  曾宝仪所提出疑问的,正是这一档节目所探讨的话题,永生、告别的权利、边境冲突、性爱机器人,可能是之前国内所有纪录片都不曾涉足的领域。

  项目的导演和制片人朱凌卿表示,腾讯新闻出品负责人李伦一直想要打破纪录片原有的框架,拍摄真正具有国际前沿视野的线 年,寻找到了来自英国的团队 Grain

  Media,这是一支国际上非常知名的纪录片团队,长期跟 BBC、discovery 合作,曾经还获得过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后来双方在北京见面后,确立了要拍一个现在中国纪录片行业没有的作品,去探讨更宏观的问题,更人类的选题,它不限于地域,而且应该是世界上最前沿的东西。

  很早以前,李伦就提出了眼界即人生的主张,《十三邀》、《和陌生人说话》、《我的时代和我》等作品都是这个背景下诞生的产物,《明天之前》可以看作是这个主张下的又一次尝试。

  双方开始了一种很特别的合作方式,由 Grain Media 提供选题,腾讯新闻方面从中挑选感兴趣的方向。最终经过多轮的讨论和深化研究,到了 2018 年 3 月,定下了三个话题,告别的权利、美墨边境、性爱机器人。

  朱凌卿从一开始就深度参与了这个项目,因为项目整体都是由腾讯新闻投资出品,香港挂牌彩图正挂。所以 Grain Media 相当于承制方的角色,朱凌卿表示双方磨合了很久,每次开会都是五六个小时的车轮战。

  在选题阶段,其实就筛选过多轮。朱凌卿回忆,有一次收到 Grain Media 选题,是去关注西班牙斗牛的结局,朱凌卿觉得,这是西方人士会感兴趣的动物保护题材,但过于传统,缺少锐度,难以引发公众的共鸣,最终被 pass 掉了。

  更特别的是,跟以往不同,这档节目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呈现方式,几乎每一期都呈现了多方立场,并没有那么笃定的观点输出和最终答案,跟以往知识性的纪录片很不一样。

  主创曾宝仪几乎全程都在思考,很多时候,她都陷入在困惑之中,而摄影机也完完整整地记录下来了这一切。

  在《告别的权利》那一期,其中有一部分是去记录澳洲 104 岁的老人大卫 · 古道尔的安乐死过程。出发之前,曾宝仪实际上处于极大的犹豫中,她发现,要特地离家,搭漫长的飞机去亲眼看一个人死亡的过程,她扪心自问,为了纪录片,占用他生命最后的时间,对他和家人公平吗?

  但到了瑞士,一切都不断翻新着她原有的认识。老人面对死亡完全没有惧怕,甚至还有点迫不及待,死前一天,甚至还平静地让孙子推着自己到植物园去,看他最心爱的植物。

  “你有跟你喜欢的世界说再见吗?”“为什么要说再见?”“那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个世界,最舍不得的是什么?”

  他的回答更让曾宝仪惊讶:“我不相信死后的世界,所以我没有什么舍不得。”在后来的记录中,曾宝仪写道,我突然沉默,问不下去了。在那个刹那,我才意识到,临终前跟挚爱的世界道别,这根本是我自己想法的投射,对他来说,那不是事实。

  在此之前,曾宝仪经历过爷爷的去世,但一直没有从悲伤里完全走出来。但这一次她学会了如何面对死亡。

  在这个节目里,曾宝仪不断在学习认识本质,学习尊重、不妄下评断。很多思考和疑问,带着问题去做这期节目。

  而在另外一期影片《近邻?近敌?》里,曾宝仪同样拜访了多个立场的相关人,最终她得到了一段没有剪进片子里的感受。她说,不管是对非法移民采取激进手段的民兵,或是基于人道主义的送水者,都是一样的。都是因为禀持着某种认为自己才是最对的价值观去采取行动的人,而与自己价值观相违背的人即是敌人。

  这可能是这档节目最大的特质,开放性地呈现各方的观点,而把思考的权利交给观众。

  在《近邻?近敌?》那一期,摄制组去探访美墨边境,背后经历比节目中呈现的还要凶险。曾宝仪甚至把遗书都写好了。

  朱凌卿到现在还记得那一期的准备发生在一个下午,刚刚拍完性爱机器人的他在洛杉矶的一个高档购物中心里购物后,跟 Grain Media 的团队商量下一期怎么拍,尤其是深入墨西哥的危险如何处理。“他们开玩笑安慰我们说,这些地方不会比美国经济萧条城市的穷人区更危险。”

  但摄制组一大帮人阵仗很大,而且还带着各种拍摄设备,关键还是当地少见的亚洲面孔。“是不错的绑架标的。”

  在准备阶段,大家商讨了好几种方案,第一个计划是雇保镖,甚至商量了保镖要带多少枪,但是后来这个计划被大家否决了,“因为你带多少枪,都不会比贩毒集团的枪多。”最后摄制组在当地找了一个当地警察局长的儿子来保证大家的安全,据说这个人还短暂地加入过黑社会,是黑白通吃的人物。

  为了减少逗留时间,他们决定不在墨西哥过夜,因为那边最大的酒店也都是黑帮控制。团队 8 个人一辆车,早上 5 点就起床过边境,最后要赶在夜里 11 点前返回美国一侧。实际上,在现场拍摄取景时,也受到了诸多限制,警察局长的儿子一路叮嘱,很多地方不能拍摄。

  看过正片的朋友估计不会忘记,美墨边境那个带着曾宝仪爬山巡逻的美国民兵,曾宝仪跟他还发生了一番辩论。朱凌卿表示,实际上在私下接触中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当地人,热爱自然,热爱自己生活的地方,只是他认为当地就业和生活环境变得恶劣都是因为闯入的那些难民。

  这个纪录片,从 2018 年 4 月开拍,最后一个镜头结束已经是当年的 10 月份,长达半年的时间,从澳洲到美洲,再到欧洲,10 多个国家,20 多个城市,跨越了大半个地球。

  Grain Media 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工业化团队,准备工作做的非常充分,一路上的采访,都会跟所有采访对象提前签署采访协议,到了任何一个地方取景,也都会取得合法手续。

  这种规范有计划的拍摄安排,对于朱凌卿这种更注重即兴创作的导演,可能还是会有点不习惯。

  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中间要在两个地方转场,早上去采访一个大学的女博士,下午就转场去英国北部的另外一个城市,拍摄一个机器人展览。结束后还要赶当天晚上最后一班火车回伦敦,准备第二天别的采访,行程极密。

  而且,在国外拍摄的限制也比国内多,朱凌卿还记得,在《告别的权利》那一集里,在结束对大卫 · 古道尔的拍摄后,导演组出门看见旁边公园里有一群小朋友在玩耍,朱凌卿提出,能否补拍几个小朋友的镜头,但当场被 Grain Media 方面拒绝,原来在欧洲或者美国,18 岁以下未成年人不能未经允许拍摄正脸,如果要拍摄也要跟他的监护人取得联系。

  不过也正是诸多类似的限制,很多很难找到的采访对象也有了拍摄的可能性,在《机器人伴侣》那一集里,有一个全程没有露脸,也没有透露真名的采访对象接受了采访,答应接受采访也正是因为双方之前制定了约定,并且都会严格遵守。

  朱凌卿表示,所有这些成熟流程和规范的背后,都得益于 Grain Media 团队不厌其烦地去跟采访对象发邮件确认信息,这都是国外团队比我们更严谨的地方。

  后期剪辑时,腾讯新闻和 GM 一直在努力磨合出风格的创新,比如在《伴侣机器人》那一集里,开头中间结尾都采用机器人说话串场,就是朱凌卿的建议,“我希望有一些更胡闹的表达,可以打破原有的规矩,我去跟导演说,玩一个邪的有趣的表达,把它拍成恐怖片的感觉,又何尝不可呢?”

  《明天之前》是腾讯新闻出品旗下的好雨知时工作室出品的又一部力作。出品人李伦在央视从业多年,是央视新闻黄金时代出来的人物,好雨知时的核心团队也都是跟着李伦的成员。

  这次的导演兼制片人朱凌卿就是其中的代表,他最早在新闻评论部,后来去新闻频道做《社会记录》,后来又做《新闻会客厅》、《看见》,跟着李伦一起做《客从何处来》,李伦离开央视到腾讯后,他跟其他团队成员一起也来到了腾讯,这支团队最近打造的最知名的节目,可能就是《十三邀》了。

  这次能够请到曾宝仪,也是因为双方在《客从何处来》的时候就合作过,在那个项目里,曾宝仪作为其中一期的嘉宾,去寻访家族的历史。

  曾经在央视那样的大舞台待了多年,李伦所带领的这支视频团队,对大众所感兴趣的社会话题了解很深,而几十年的创作经验,也让他们在《明天之前》的视野上要求与众不同。

  这应该也是国内团队首次挑战这么国际化的人类话题,虽然采用了曾宝仪这样一个本土化的主创,但它涉及的话题,却是非常国际化的,迥异于国内目前风行的纪录片要么是解决迫切的医疗话题,要么是展现美食、风景这样的消费内容,它更加哲学,视野更开阔,必然更加小众。

  目前的四个话题,也都是之前国内的纪录片从来没有涉足过的,我们可以把它看作国内最好的视频团队在人文关怀和人文担当上的一场突破性尝试。“在此之前,你都可以想象,这种片子只有 BBC 或者 Discovery 频道会干,但那肯定纯粹是西方人的视角,我们为什么不能拍一个?”

  这是一次在当下显得有些“奢侈”,摆脱浅薄喧嚣,力求有生命力的探索。在永生那一集里,朱凌卿尝试让两个英国学生跟教授坐在一起,心平气和地就永生这个话题聊了长达六分钟之久,在剪辑时,朱凌卿非常纠结,他知道,从观赏的角度,这太长了,但他觉得这个辩论和表达的场景非常美好、奢侈,最终还是决定把它留下来。

  这可能是要被争议的,实际上,也有观众表达类似的看法,但朱凌卿并不这样认为,“我觉得保持中立有时候是一个伪命题,我们要保持中立,实际上是尽量展现多方的意见,而不是要让嘉宾冷静,话题探索的过程中嘉宾的情绪表达,都是自然流露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4887铁算盘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